安吉白茶網 > 資訊中心 > 安吉白茶人 > 正文

陳祖建:安且吉兮 有茶自妙可

2016年3月28日 10:51

字體大小:

7806人瀏覽
人參與

品牌名:吟妙可
品牌詮釋:醉心品名清麗出,吟詩當賞白茶樂。妙句捻研出何處,可沁于心有黛竹
品牌創始人:陳祖建

吟妙可安吉白茶 香葉仙安吉白茶 峰禾園安吉白茶


  種一樹今世情懷:家住青山下,時向青山上
  
   “1997年受傷后,我回到山里,我便又成了山里人”。
  “別人種了茶,古時候的仙人也種了茶,我想我也一定種得了這茶的。”

  2001年,40歲的陳祖建不再是20年前的油漆工也不再是10年前漂泊城市的農民工,他繼續在他的老家安吉遞鋪石角村開始了山里人的生活。他一再聽說有一種茶葉可以賣幾千塊錢一斤,妙哉,可也。他心動了,也便行動了。


吟妙可安吉白茶 香葉仙安吉白茶 峰禾園安吉白茶


  “不羨黃金罍,不羨白玉杯。 不羨朝入省,不羨暮入臺。 千羨萬羨西江水,曾向竟陵城下來。”
 
  “這永嘉縣東三百里竟如此有白茶山。妙哉,可也。”

  公元780年,陸羽寫成《茶經》,嘗遍世上名茶。一日,他來到湖州,遍訪茶事,在故鄣境內(今安吉)見群山起伏,便踏山而游,在山頂平地上長滿了一種他自己也從未見過的茶樹,這種茶樹惟獨要采接的牙尖是白色。陸羽驚喜不已,立時命茶童采摘炒制,就地取溪水燒開了一杯,茶水清澈透明,只聞清香撲鼻,令陸羽神清氣爽。

  陸羽品了一口,仰天長道:妙哉,可也。  從此他便久居湖州,安且而吉,不辭長做采茶人。

  “一開始家人沒有一個諒解我的,我很為難”,在滿眼綠意的茶山,56歲的陳祖建坦然一笑地說道。


吟妙可安吉白茶 香葉仙安吉白茶 峰禾園安吉白茶


  確實,當時的安吉森林茂密,石角一帶都是種植毛竹和杉木。村里有的人說:唉,你種這么多茶苗,估計是開銀行呢?陳祖建的父親當了一輩子的林業管理員 看到兒子把林子開成茶園,無奈之處更是有幾分傷感。確實,開始的一切都如大伙所說,不盡如人意。陳祖建開始種植的20畝茶苗一種下便死了不少,一補再補,總算是熬到茶苗活了,畢竟不是專業出身,施肥和病蟲管理便栽了跟頭,苗燒死了不少,茶苗病怏怏的也有。可人加總歸是樂于學習,他跑遍了各個農業指導部門,踏破了老師傅的門,終于在第三年茶苗長大出茶。夫妻倆事先便把制茶的老師傅請到家里,把鮮葉采摘回來后便不斷地和老師傅學習,20畝茶園幸幸苦苦做出了七八十斤茶葉。茶葉做是做好了,到哪里去賣呢?
      
坐看不知山嵐起:云日自清明

  “唉,你看,我們這里的土茶幾塊錢一斤都賣不出去,他的茶葉能賣出多少呢。”
  “是呢,還不如種點樹,到時賣不了還能燒燒柴火呢。”

  親朋好友對于陳祖建種茶一開始便是議論紛紛,眼看到了這賣茶檢驗最終結果的節骨眼,陳祖建的老父親可是著了大急。他尋思這茶葉到底賣不賣得出去,有人問他,他也是沒譜,當時和陳祖建一起種茶的人家有三戶。老父親便偷偷跟人家說:我當了我兒子的家,這些茶園我三千塊錢一畝地轉包給你們了。眼看茶葉就要出手了,人家確實心動了,但是人家畢竟也不知道這茶葉到底還不好賣,心里也沒底。


吟妙可安吉白茶 香葉仙安吉白茶 峰禾園安吉白茶


  陳祖建此時正捧著茶葉在縣城一家一家地給別人看自己的茶葉,在市場里擺攤苦等。確實功夫不負有心人。一些茶葉經銷商試泡后極為稱贊這種白茶一號品種所生產出的白茶,一傳十十傳百,不到幾個月,茶葉便銷售一空,賣出了好幾萬,這下可嘗到了甜頭。陳祖建的父親這下總算是放下了懸著的心,直說幸好當時沒把茶葉轉包出去。現在陳祖建一家茶園面積已經增加到200多畝,家里也建起了廠房,流水線操作生產。其中不難知道他們經歷了種種茶人的心酸往事,茶園管理,茶葉采摘,氣候變化,員工管理………

  走在放眼綠意的青青世界里,偶爾也會有一片杉樹林。陳祖建說:當初,有的人種了杉樹,現在已經長成了大樹,但是國家林業管理規定不能隨便砍伐,于是這些杉樹便長年生長,只是偶爾會來砍些枝條當柴火。陳祖建其實當初也悉心勸說大家種植茶樹,甚至在自己摸索到一些經驗后還主動幫助大家種植茶樹,資源共享的同時也不忘帶領大家脫貧致富,這是最直接的農民品格,這也正是茶人精行儉德的圣者情懷。相比之下大片大片的茶園如今卻成了富了一方百姓的金葉子,作為同一座山丘的植物如今尚且如此,更何況種他的人呢!


吟妙可安吉白茶 香葉仙安吉白茶 峰禾園安吉白茶


  審視這山中綠意的身姿,我會同等地說出對于他們生命的禮贊,但對于這一片葉子和現在結緣于這一片葉子的茶人而言,只如數百年前一句:妙哉,可也。

人之杰,地之靈:物華復如此

  安吉古稱故鄣,縣治在今安吉古城石角一帶。石角位于九龍山下,九龍山綿延起伏,極像一條臥巨龍橫臥苕溪。相傳劉伯溫路經此處,細看龍頭傲起,尾自西北蜿蜒至東,劉伯溫見有墳點于風水龍脈所在,作為明朝開國宰相,為使百姓免于權利爭斗,伯溫當即召集大批工匠 決定破此龍脈。

  劉伯溫于是兵分兩路,一路在馬家渡砌磚塔以壓住“龍頭”,堵住水路,又因此處產有靈芝,故今稱靈芝塔。一路在九龍山挖槽,以此斬斷“龍身”。 七七四十九日,磚塔造好,臨立水畔,自成一景。但龍身卻斬也斬不斷,接連數日,工匠開挖深溝,第二日深溝便會完好回填。劉伯溫茶飯不思,只得月下獨步,正逢一晚月出皎兮,劉伯溫遇一白發老者,老人只說:萬千宰相門前過,此處有茶妙而可。劉伯溫正也口渴,便向老者施禮,討要茶水。只見老者拿出一包茶葉,放一碗內,又從烘坑里提起一把瓦壺,把水沖滿。劉伯溫立刻聞到茶香,神清氣爽,力氣大增,喝了一口頭腦思路大開,便暗曉了這其中機關。仔細看那茶葉,綠中有白,白中透綠。老者直言:帝王曾斗白茶來,山人自是妙更可。


吟妙可安吉白茶 香葉仙安吉白茶 峰禾園安吉白茶


  第二日劉伯溫便用幾口大缸泡好白茶,民工喝茶后,九條深溝挖掘無事,劉伯溫留詩一首:
李白斗酒詩百篇,
長安市上酒家眠。
劉基茶碗破龍脈,
石角龍崗遇茶仙。

  寫畢,高聲吟誦,覺得白茶真是神奇,于是大聲贊嘆:妙哉,可也!聲音在山間回蕩,久久不息。

安且吉兮:山中自有茶,桂樹籠青云

  山際見來煙,竹中窺落日。鳥向檐上飛,云從窗里出。
誰知石角山脈得益古樹,奇石,白茶之靈,蘊藏著巨大潛力,龍脈雖被挖截,但久經歲月,吸取天地精華,工匠截取的龍崗都變成了小龍,故后人又把石角龍崗稱為九龍山,這九龍最終沒有帝王之業,但卻孕育了這方水土,樹木繁盛,茶葉清香可口。老一輩人人常說走在石角到馬家渡的山路上,還經常能聽到劉伯溫吟誦的“妙哉,可也。”因此,“吟妙可”白茶一直藏于石角一帶。


吟妙可安吉白茶 香葉仙安吉白茶 峰禾園安吉白茶


  現在,茶人陳祖建在這石角種出的白茶,正是人間好風景,而這一切除了自身的茶人之妙還得歸于妙而可的生態環境:七山一水兩分田。

  雨過天凈早寒秋,誰人小筑綠竹幽。坐看不知山嵐起,何處炊煙何處云。石角一帶山巒疊嶂、翠竹綿延,被譽為氣凈、水凈、土凈的“三凈之地”。這里遠離人煙田野,清澈的五豐水庫環繞茶園山腳,山一座連著一作為,連綿不絕,天際也如洗過的畫布一般,靜寂如斯鳥。

  陳建祖先生也感于這人間造化,便將茶園基地取名:“吟妙可”,這既是茶的故事,也是人的故事,也是天地山水的期期故事。一日,杭州茶商聽聞石角作為安吉白茶的兩大核心產區自有好茶,便找到了陳祖建先生,杭州茶商一來到石角便心有所知了:這個連手機信號都時有時無的地方還有污染嗎?這樣的茶葉品質自然是毋庸置疑,茶商朋友最后離開時還幽默地說到:這樣妙哉的地方,還不如撒泡尿“污染”一回呢。


吟妙可安吉白茶 香葉仙安吉白茶 峰禾園安吉白茶


  其實這背后更是陳祖建等茶人的一種生態責任,為了在茶葉生產中不污染環境,持續造福后人,他們請大量的工人花費更大的成本使用燈光和黏板等物理方法除蟲。我也曾試想某一晚,在茶山之間,燈光閃爍之際,燥亂的蚊蟲因燈而舞,不須一想我還是愿意成為詩人吟上一句:妙哉,可也。也正是陳祖建的這份生態責任和銳意進取的精神,“吟妙可”一路也得到了不社會認可,先是成為了浙江大學的有機茶種植研究基地,又相繼獲得了2014年上海豫園國際茶文化藝術節“中國茶類領先產品獎”和2014中國安吉白茶博覽會最具活力品牌等等。


吟妙可安吉白茶 香葉仙安吉白茶 峰禾園安吉白茶


  一方水土養一方之人, 一片葉子富了一方百姓,富的是人,開闊的也是我們時代的思維。安吉白茶是一種生態情懷,是一種品味,飲之,滋味鮮爽,唇齒留香,回味甘而生津。觀之,葉底嫩綠明亮,芽葉朵朵可辨。品之,一絲清泠,淡竹積雪,伴之,久居茶鄉安吉,便是“風土之韻”。


  安吉因茶而安,因人而吉,她既是現代文明發展下的全國首個生態縣,她也是新石器時代遺留的明珠,安吉必也因這種種之妙在越地唱響一支悠揚的長歌,終之一切:妙哉,可也。

  安吉因茶而安,因人而吉,她既是現代文明發展下的全國首個生態縣,她也是新石器時代遺留的明珠,安吉必也因這種種之妙在越地唱響一支悠揚的長歌,終之一切:妙哉,可也。
90后作者:劉修鵬
 
永久網址:www.qyihcs.icu
四川省金七乐今日开奖结果